尤物麻將online

必要的沉默

Foxy-軟體下載點2019│瀏覽:407

必要的沉默

今年文憑試中文科作文卷試題有一道題目,要學生以「必要的沉默」為題寫作,網上輿論一片嘩然,大罵考評局。筆者倒是見慣不怪了,所以不想專談這道題目,乾脆由此作引子,談談中文寫作這一卷。

是不是因為這條題目談沉默,似有政治目的,所以就閹割學生思維?不一定的。這道題目,未必扯上政治。我們可以由孔子曰:「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談起,講到社會上有許多下愚不移者,根本無法溝通。這個時候與其力陳己見,傷害感情,不如包容體諒,承認社會上確有些人,他們智力有限。如果這樣寫了,切題之餘又有個人發揮,既引經據典,又深談人性。文末筆鋒一轉,進而提倡包容,簡直光明不可限量。但這樣子會摘到五星星嗎?不會的。學生怎麼可以說人「蠢」?那麼偏激。考官一看主旨,先評為下品,再考慮從其他地方扣多少分。

問題就出在這裏。無論扯不扯上政治,我們都知道公開試作文卷有固定的遊戲規則。學生要宏揚正氣,充滿陽光,容不下一點黑暗,除非那黑暗是課本上認可的,譬如說:痛罵香港的「新一代」太沉迷上網。香港考官最喜歡看「新一代」批評「新一代」,你批評到「上一代」就不行了。在作文卷,學生要做的不是獨立思考,而是揣摩聖意,思考考官想看甚麼文章,考生就寫甚麼文章。考官喜歡看孟子講尊齒尊爵,考生敢不敢引孔子「老而不死」?不敢的。所以作文卷今年明刀明槍,要學生歌頌沉默,有甚麼可怕?更可怕的早就降臨了。這種揣摩上意的習慣,不但在政治上造成香港人離不開遷就「阿爺」的思路,更在方方面面,摧毀一個人應有的尊嚴。

十幾年前,中國的韓寒憑〈杯中窺人〉一文奪獎。當年十幾二十的小伙子,文中盡寫社會如何歪曲人性,引起中國教育界廣泛討論:塑造一隻隻「純情小鴨鴨」是不是教育的目的?這場討論,在思想封閉的中國,當然不了了之,否則學生有了獨立思維,共產黨肯定一身蟻。但回到香港,我們對這樣的教育模式居然連一場像樣的辯論也沒有。我們看得見明晃晃的白刃刻上「國民教育」、「必要的沉默」,卻看不見無形的毒藥滲透字裏行間。這樣的奴性教育,距離香港人害怕的洗腦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其實相距多遠?


隨機文章:鍾孟志 Doris林若佳 - 網紅Doris奢華生活假的 男友鍾孟志操盤變名媛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