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麻將online

土雞王鄧學凱 凱馨實業 - 迎向競爭土雞王

Foxy-軟體下載點2019│瀏覽:384

土雞王鄧學凱 凱馨實業 

迎向競爭土雞王

業者資訊:凱馨實業 雲林縣斗六市引善路196號 (05) 534-7888

土雞業者:「這是第零天,剛出生而已。」記者:「啊我們這樣摸牠,沒有關係嗎?」土雞業者:「沒有關係。」記者:「沒有關係喔,牠不會怕我們帶什麼疾病給牠。」土雞業者:「不會不會,這抗病力都比較好。」

還好,不然毛茸茸小雞也真調皮,不時就有個1隻、2隻跳出籃子外趴趴走。

土雞業者:「小雞剛出生喔,其實牠有移行抗體,牠的母體會把一些抗體移轉給小雞,所以小雞如果母雞夠強壯,小雞也相對會比較強壯。」

趁著那些抗體還在,趕快把小雞裝盒,運去打疫苗補強,孵化小雞是1個溫度、濕度、時間都要小心調控的任務。

土雞業者鄧學凱:「它機器有在換氣,它上面有在換氣,所以牠的那個都很OK,你看那小雞很健康,這些就是桂丁雞。」

桂丁雞對很多人來說是全新的名字,這種羽色淡黃、身材小巧渾圓的土雞,是台灣首見的血統純化的土雞,鄧學凱、鄧學極兄弟跟著爸爸鄧進得,經營雞隻事業20 幾年,如今要為他們亞洲土雞王的封號,紮下更穩的根基。土雞業者鄧學凱:「這個都是高蛋白質的東西,我們剛一直在講,它的速度跟溫度很重要,你不趕快把它 從30幾度的高溫降到7度C以下,它肉很容易腐壞。」

所以大量碎冰塊不斷加進冷卻槽裡,1天可以用到高達20噸的冰,這個電宰廠1天有10萬隻土雞的產能,規模亞洲最大,因此被稱作亞洲土雞王。土雞業者鄧學 凱:「我們這個環境都是零度C,你看這個整個都有,它屠體在這邊就是暫存,它在這邊殺好之後,它要在裡面等,我們每次領料只有領半個小時能處理的料,所以 我說它們等,要在這個低溫等,處理才到那邊處理,等待出貨也在這邊等待,所以我們每1個空間跟每1個空間,溫度管理都不一樣。」

就是這樣小心翼翼,符合HACCP標準的管理,鄧家父子出品的土雞,將近20年前就取得出口日本的資格,不過這也讓他們發現,土雞王要名符其實,還要多做一些事。

土雞業者鄧學凱:「我們在看,我們都覺得很正常啊,雞本來就是這樣啊,牠本來是這樣,其實是因為雜交啊。」

鄧學凱說的是雞隻膚色不均勻的問題,再拿一盤來看看,靠近鏡頭的那一塊,膚色比較黑比較暗,鄧學凱說就常有來自歐美或日本的採購,問這雞是不是有問題。土 雞業者鄧學凱:「它其實只是因為,我們一般土雞都是透過雜交的關係,然後它沒有一個,沒有一個穩定的來源,所以牠膚色來講,它就會出現這樣一個狀況。」

鄧學凱說,本來覺得解釋開來就好,不過日本客人還有個追問,他不知道怎麼回答。土雞業者鄧學凱:「他不會只關心你的產品是多少天、多少重量,他不會問你這個,他反而最早問的是說,你的雞是什麼樣的品種,那當時因為我們台灣土雞來講,牠事實上是沒有一個穩定的品種可言。」

即使多年來,台灣市場上是有所謂紅羽土雞、黑羽土雞,鄧學凱說,牠們也大多基因混雜,因此不只膚色,其他像抗病力、體型、產蛋率等等,表現都參差不齊,這 絕對不是可以進軍國際的產品,育種看來是一條非走不可的路。鄧學凱弟弟鄧學極:「因為我們這個,他們都會去記錄,哪一隻雞生多少蛋,然後每一隻雞的狀況都 要觀察,所以會做籠飼的一個概念。」

這些都是桂丁雞的種母雞,是從7年前就開始以紅羽土雞為基底,一代又一代汰弱留強、優化之後的成績。鄧學凱弟弟鄧學極:「剛開始挑種,就花了半年的時間, 對,我們從我們原有的種場,5萬多隻的種母去挑出來,然後我們認為牠是最好的,去當繁殖下一代的第一代的母雞,那時候就花很久的時間去挑選。」

篩選、培育、觀察然後又篩選,每個階段都要投入相當時間,並要由專業人員執行,繁瑣複雜、一言難盡。

土雞業者:「喔,給我啄下去,你看這活力也很好。」

來自畜試所的林德育博士,就一路陪著鄧家兄弟熬過育種路上,1道又1道關卡。畜試所副研究員林德育:「那我也很高興說,台灣的土雞產業,開始業者能夠自主地來尋求一個種的固定,他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那我也很高興說,在這樣子的過程中,我能夠盡到一點綿薄的力量。」

這話講得謙虛了,在不知會成功還是會失敗的忐忑中,以專業知識穩定大家的心,幫助可不綿薄。

土雞業者鄧學極:「在第3代那時候,就是有一些疾病,我們本來6個品系,也因為這樣,其中一個品系死亡過多,導致牠的那個沒有辦法去留種,合併到其他品系去,對,所以它其實有很多的狀況,都是你沒有辦法事先去預估的,你就是知道說很難實際養下去,喔,那種真的是。」

真的是心臟不強不行啊,另外還曾有一整代性狀大退步的,也虧林德育發現,是隱性基因開始顯現,而這才是揪出負面影響的契機。鄧學凱弟弟鄧學極:「確實後來也是因為這樣,就是我們持續去做,我們沒有去放棄那一個,如果那時候放棄就沒有現在的雞了。」

只是有現在的雞,還不是7年努力的終點,跟著鄧學凱去契作飼養商用桂丁雞的養雞場看看。

土雞業者鄧學凱:「你這樣整個喔,大概看過去,雞會跑動啊,跑來跑去,中間還有在,遠方還有在,好像在鬥好像在跳,這個普遍的活動性很好,然後牠在這邊呢,你看牠休息的時候是,很舒服的樣子坐在那邊,或坐或動的,這個都是很不錯。」

健康、好活力,這符合鄧學凱的育種規劃,不過在一片淺黃羽色中,有幾隻的顏色更白一些,鄧學凱說,那些就是還要一代一代繼續配種改進的地方,育種是一條不歸路,即使做到現在,已經獲得國際認證命名,近千萬經費,也只能算付了頭期款。

土雞業者鄧學凱:「我才會說,為什麼有人做到後來,他明明已經做了,但散掉了,你散掉了就沒了,我們只要管理不善,中間中斷掉,我們過去的那個成績還是會沒,所以育種這個是要一直投入的,不是說你做到了,然後以後你就有了。」

從過去到未來,投注心血難以計數,不過總要不負土雞王封號,當然也就不能在包裝這一環疏忽。



土雞業者鄧學凱:「我們只有兩個關鍵點,一個叫溫度,一個叫速度,全場不管哪一個區域,都是在這兩個核心的點上去做管控。」

總之就是不給病菌,繁殖增生的機會,不然是會出事的。土雞業者鄧學凱:「他有一次他就是,就把那個胸肉拆完以後,然後剩下那個骨頭啊,他直接拆了里肌肉,直接就生吃。」

鄧學凱說的是幾年前,一位來參觀的日本採購。土雞業者鄧學凱:「我當場嚇了一跳,他還拿另外一條要給我吃,啊我想說,這個肉可以生吃嗎?」

原來日本就有這麼個吃法,叫做「沙沙米」,看過台北一家串燒店就這樣上菜。土雞業者鄧學凱:「我們當時就想說,喔原來這個部位還有人在生吃,那如果要生吃,我們就必須要讓所有的肉品,它的生菌數、它的清潔度就要非常地良好。」

從飼養到處理的清潔衛生都符合標準,鄧學凱、鄧學極還想樹立另一個標準,就是希望連雞隻的拆解分切也有執照,不同的分切方式,可以搭上不同的料理方法,希 望能發展出一整套言之有物的土雞飲食文化,幾年前,鄧學凱開始把一些台灣味道推往國際,雞汁米粉、蒜頭雞都裝進即食包裡,滾水加熱、開袋、立刻享受美味, 而肉質細緻、湯汁鮮美的金線蓮烏骨雞湯,這裡也幫消費者省去熬燉功夫,鄧學凱認為,眼前台灣土雞缺乏國際競爭力,不是土雞不好吃,而是少了些跟國際市場的 溝通。

土雞業者鄧學凱:「你告訴他土雞好,可是我們要講好,好像,你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每個人好的標準都不一樣,那我們從品種開始建立標準,我們從生產過程建立 標準,屠宰加工到銷售,這整段都有標準的時候,其實消費者他,喔,他聽得懂了,他就認同你的好,然後在吃起來也有差異性,那這樣子要做掏鈔票下單的決定的 時候,就很簡單。」

不簡單的工作,就留給經營者來忙吧,鄧家兄弟正在進行的,還有烏骨雞血統品質的純化優化,也即將交出成績單了,他們很願意看到有人後續從這些雞種上,發展出更多各具特性的雞種,搭配不同地域、不同飼養方式,建立起多采多姿的台灣土雞品牌,一起去打天下。

土雞業者鄧學凱:「拉麵就拉麵,但品牌上萬種,但是並沒有因為很多的競爭者,讓拉麵的市場越做越小,反而因為很多的品牌,然後讓日本的拉麵變成,全世界一談到拉麵就想到日本。」

所以這是要讓國際間想到土雞、有色雞時,就想到台灣了,鄧家兄弟的願景好大。土雞業者鄧學凱:「我跟你講喔,這個可能要好幾個、好幾個八年抗戰。」

土雞業者鄧學凱:「我們曾經也很迷惘說,台灣土雞到底要走向哪裡,那好像就是,年輕人都已經覺得土雞就是很土,反正只要掛上一個土字,大概就是沒有前途,但是我覺得說,現在有個土鳳梨,在前面給我們看,我們希望可以成為第2個土字輩可以走向國際的,對。」

就像小雞孵化,蛋殼並不是束縛,而是小小身體,證明自己夠健康的一個練習,鄧家兄弟相信,用對方法,台灣土雞絕對有能力躍向國際,不必害怕競爭。http://news.tvbs.com.tw/entry/536249


隨機文章:杜拜 乞丐 - 杜拜專業乞丐猖獗 月收入高達238萬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