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麻將online

大港香草夢工坊 - 我家門前的香草園

Foxy-軟體下載點2019│瀏覽:418


大港香草夢工坊 - 我家門前的香草園

業者資訊:大港香草夢工坊 台南市北區大港里大興街226巷50號 (06)2592-114

「我家門前有小河」,黃森楠說著,栽滿綠意的堤防小公園外緩緩流動的鹽水溪,有水鳥棲息,紅樹林也在這兒復育成功。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最早的時候,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叫台江內海,然後在一八二三年開始做大水的時候呢,我祖先就從曾文溪那邊,逃難到這 邊,然後,就慢慢這邊形成聚落,然後它這條溪叫鹽水溪,它是我們在地人的母親之河,因為我們以前做漁塭的時候,水都要從這邊來提取。」

那是明清時代開始的歷史了,村莊從這條溪開始活絡,直到時間的長河,也把離鄉游子給喚了回來,十多年前,黃森楠從台北回老家創業,營養午餐的生意做得很成功,他選在溪邊的社區買了新家。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目前看到是好像很漂亮對不對,其實,以前它是一窪一窪的水,死水,然後裡面就很多的那個病媒蚊的滋生源,就在這邊產生, 然後,就飛躍過堤防,來攻擊我們,所以九十一年的時候,台南市第一次發生登革熱事件的時候,就在我這個地方,那第一個市民,也被蚊子叮死也是在我這個社 區。」

那時,大家都嚇壞了,黃森楠沒想到竟然是家門口的一條溪,讓他和死亡這麼靠近。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因為整個社區都打掃的很乾淨啊,後來我們想到說,對,我們都一直在看,堤防,我們社區的這一面,沒有來看說,緊鄰我們的 鹽水溪裡面的狀況,但是我們就記得夏天的時候,它這邊老是有一股臭味,一直傳到這邊,所以這裡的里民都覺得很痛苦。」

曾幾何時,母親之河成了病媒之源,整個社區忙著清掃環境,住戶還請了和里長家是親戚的黃森楠帶頭與公部門對話,要求重新整治鹽水溪。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市政府那時候,當時就跟我們講,不是他管的,因為它是屬於中央管的河川,那後來就是衛生署、營建署、水利署,回來,下來跟我們協調開會,然後才跟我講說,九十四年,才可以提撥經費,那我們在還沒有提撥經費之前,那我們怎麼辦。」

要等到整治工程動工,還得三年,大家心急如焚,還好,終於盼到公部門派來的大規模全面消毒。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但是,消毒他的效果是有,但 是它產生另外一個負面的,一個問題出來,我們社區我記得印象,送了十一個老人到醫院,因為消毒那個水裡面,有一個很奇怪的味道,那老人受不了。」

想藉著噴灑消毒藥水滅蚊也不能繼續進行了。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那我們里長,就跟我們建議說有一種植栽叫做香草,你家種了,你家就沒蚊子,那時候我們還有里民大會開的時候,大家表決都全部通過就由里長先來種。」

現在,社區裡、公園、住家門口、陽台上,都能看到幾株香草,就是從那個時候慢慢推廣而來的,一開始,就由當時提議的里長先開始試種。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 長黃森楠:「里長就一直跟我們講說,他種了五百顆,活得怎麼樣怎麼樣,有一天,剛好我有空從社區回來,看到他沒種,我就問說里長,那你現在種的怎麼樣,你 不是種很漂亮嗎,他跟我講剩四株而已,我說哇,怎麼可能 五百株,剩四株,你是在種什麼。」

不能再讓香草驅蚊這個希望破滅,黃森楠家中曾經務農,他想種香草應該也不難,乾脆向里長請命,換他接手。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它是最野香的 啦,你只要身體一碰,它全部都是非常香,它叫芳香萬壽菊,然後,這邊就是薄荷跟百里香,那邊就是奧勒岡,還有那個九層塔。」


經過這十年,已經如數家珍,叫出每種香草的名字,知道他們的特性,當初,黃森楠接手栽種,成績也不理想,五百株只活下一半。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 楠:「那我們也不知道,那時候也沒什麼觀念,以為香草在哪個地方種,都可以所以剛開始九二到九四年,幾乎種了兩百多種,到後來發覺到夏天就死掉,冬天就死 掉,那我慢慢覺得說,不太對啊,然後再請老師來指導,才懂得原來它有季節性。」

到農改場上課,請老師來社區教學,才知道香草又分一年生、多年生,南台灣的西曬、颱風都對生長有影響,但,在沒有別的辦法可行之下,只能把希望放在早日種 成香草。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那有人,就跟我講說,你做這個幹什麼,那個叫公部門來做,就好了啊,做那個都是做假的啦,有人就會說,你這樣 做,妨礙到我的自由啦,這地方本來是我在活動,你這樣做我不能活動,很不方便,但是我們都跟他笑一笑。」

偏偏栽種成績不理想,當初那些贊成種香草驅蚊的變成質疑。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因為,我們已經做了好幾個(區域),而且,每次都是禮拜六、禮 拜天,大太陽的時候我們在做,讓他感動說,我們真的是在玩真的,我們是真的,真的是在對這塊,土地在付出,所以,他們就願意一個個進來,其中有一個阿伯他 更好玩,他問我你是誰的孫子,我就講我祖父的名字,他就說,你這個連鋤頭都不會拿,那我就把鋤頭拿給他,以後我就不種了,所以說他有三個階段,一個是坐著 罵,罵完就站著罵,第三個點他拿我的鋤頭以後他幫我,就變我的守護神,變成我們的志工了。」

現在,社區的公園裡,每天都有阿公阿嬤,志願來幫忙澆水除草,黃森楠感染社區動起來的方法,就是不放棄的繼續種,把溪邊荒廢的空地、社區幾處小公園,都一株株植上香草,黃森楠還有最強而有力的後援,幫著他,帶動左鄰右舍。

黃森楠母親陳不:「哪有時間可以老啦,兒子這樣做,這麼忙,我哪有時間,可以變老。」

這群七八十歲的娘子軍,是由黃森楠的媽媽陳不帶隊,每個禮拜,都固定在社區公園集合。

黃森楠母親陳不:「我每個禮拜周六四點就會來掃地,我帶隊的,每禮拜六,沒有領錢的,都沒有。」

老鄰居總動員,婆婆媽媽特別開心,邊嘻嘻哈哈聊著,手裡的竹掃把也沒閒著,要把公園掃個乾淨。

黃森楠母親陳不:「八十幾歲,穿內搭褲,你看過沒。」

黃家過去曾是地方上的大家族,但,媽媽不想子女沉迷名望,更希望,經商賺了錢的兒子黃森楠,為家鄉做點事。

黃森楠母親陳不:「我不高興,能讓他出來做志工嗎,我也是要挺他。」

許多志工陸陸續續加入,社區環境變好,病媒蚊跟著減少,社區的風景也起了變化。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有人在說,你社區是在做香草,怎麼沒看到家家戶戶都種香草,其實我們里民的一個互動就是說,只要平時你要種什麼都沒關係,就種兩三株香草,代表你對香草的認同,所以我們是慢慢的一戶一戶這樣子來增加。」

社區巷弄裡,家家戶戶的陽台上家門口,幾乎都有一兩株香草盆栽。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這是迷迭香。」鄰居:「希望可以沒有蚊子,對,所以種了好幾顆,這裡也有小株的在培植。」

至於,這些香草,到底有沒有發揮趨蚊作用,有一天黃森楠正在公園澆水,乘涼的阿公阿嬤給了他一個很有成就感的答案。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我剛開始以為他們在走的時候,就是說以為是水澆到他們,然後又想說他們可能是在躲蚊子,可能那邊蚊子太多了,結果發覺不 是,他們是因為有香味,那香味來的時候蚊子又更少,所以他們根本就不需要躲蚊子,就因為那個香草的芳香的味道去把蚊子驅散掉了。」

幾年環境改善下來登革熱警報終於解除,黃森楠也完成階段性任務,一位志工媽媽為了表達感謝,親手做了一樣小禮物送給黃森楠。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我這裡有一罐膏啦,給你抹,不然每次看到你在工作都被蚊子叮,但是,很不好意思,我在公園偷摘了澳洲茶樹,因為,澳洲茶樹是木本的,所以,我們就沒有給他們,那我一擦一擦,覺得很好用。」

公園裡茂盛的澳洲茶樹,加上薄荷、左手香,用的是最家庭式的純手工,土法煉鋼大鍋熬煮,代表一位主婦最樸實的心意,黃森楠後來又拜託志工媽媽,多熬了幾罐。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那時候我有三十幾個志工,不然,一人送一罐給他們好嗎,做給他們後,事情大條了,開始里長就打電話來,誰誰誰想要東西很好用,我們就一直送。」

沒想到,一罐媽媽煮的香草膏大受歡迎,聽到消息上門來要的也愈來愈多,但,長久下來,香草就地取材,不花成本,其他材料卻變成一筆支出負擔。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要的時候,我們里長啊、理事長啊,就掏腰包啊去買凡士林,每個月都花,幾百元,就有點抱怨啦,那時候我們還在成大念社區 總營造,我就問,那個教授,你教我營造社區,教我賠很多的錢花很多的錢,那時候他跟我們講,那就可以賣,我們講怎麼可以賣,社區不是不營利嗎,他說那叫社 區產業。」

社區媽媽手做,以社區為名的品牌就此誕生,黃森楠召集了社區媽媽成立工作坊,把種植在社區各個公園裡的香草,除了防蚊用之外,採下部分萃取出精油,為社區帶來,新的經濟價值。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差不多這邊維持在四十度左右,我們就把火關小,然後慢慢慢慢讓它,讓它繼續蒸餾,那如果說你都是用高溫去加壓的話,它很快的,就會變成裡面會整個,燒焦它裡面整個出來,是燒焦的味道。」

社區的人力、財力都有限,高溫萃取設備也是最簡易的,難比專業工廠,就靠一人操作鍋爐,所以,就連添加其他化學成分或替代物也沒有,等待經過八小時,油水分離,蒸餾出精油,透過社區媽媽們的一雙巧手,變成防蚊液、手工皂等等居家用商品。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那這就是天竹葵,這一個是薰衣草,這一個是左手香,這一個也是新品種,那個薄荷左手香。」

為了開發產品,社區活動中心的陽台,又試種了好幾種新品種香草,前幾年,為了這些事而忙碌,黃森楠出了場大意外。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我連續操一個月做空地,然後帶他們做,五點、六點多上工,下午七點多下工,晚上回來趕計畫,然後晚上又要巡邏,我就倒,就垮掉了。」

據說當時之危急,家人趕到醫院,連病危通知單都簽了。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家人去簽病危通知單,然後,透過關係找五個醫生,幫我急救,把我裡 面的積血啊,把它打散掉,然後,到最後經過核磁共振以後,它真的都打散掉,所以我沒有開刀,但是左胸就衰竭了,然後就慢慢復健,半年,我醒來是第十一天插 著管,但是,我待不住,因為我是一個過動兒啦,我第十三天就吵著要回家了啦,我家人就不得不幫我辦出院,我出院回到家以後,我馬上就來這邊上班,我坐輪椅 來這邊上班。」

出院後,還是急著來看這些花花草草,和處理社區大小事,家人拿他沒辦法,媽媽嘴上罵他,其實,心裡懂他,有份責任感。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醒來)第一個跟我媽媽講,就是說,冥冥中好像就是有人在趕我走,在趕我走,我回去跟我媽媽講,對啊,看你年輕時多壞,你以前都胡亂來,所以你都還沒還完,人家不讓你死啦,連閻羅王都不收你,你要繼續做繼續做啦。」

鬼門關走一遭回來,繼續做的成績是,不久前,黃森楠陸續收到兩家百貨邀請,香草商品從社區活動中心販售,變成進駐百貨專櫃。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你可以去我們社區參觀,我們都種香草,這都天然的。」

置身時尚與流行的百貨公司,一位中年阿伯,代表社區媽媽向顧客說著他們一路從登革熱危機到生產香草產品的理念和故事,進軍百貨專櫃後,社區幾座公園裡種的 香草,已經不夠使用,黃森楠找到附近的特教國中,轉移技術,擴大栽種面積,希望就學的孩子們能有一技之長,與實質補貼,而所有商品的盈餘,黃森楠也早有規 畫。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不管是社區產業的發展或者是一些捐助款也好,我們來照顧這些弱勢的好朋友,當我們整個產業慢慢的成雛型了,有一些實質的 經濟的產能出來了以後呢,我們就做一個規範,在九十五年的時候呢,我們就把它規範出來,就是說,20%是來照顧在地失業的,一些志工朋友,然後15%、 15%、15%就是老人還有小孩,還有,一些外籍配偶,那35%,來做公益活動。」

像是讓銀髮族開心聚首的才藝活動、健康檢查、低收入家庭、孩子的課業輔導,所有需要關心,幫助的經費都從香草商品的所得而來。

大港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黃森楠:「其實這幾年,這十一年走下來,讓我最大的感觸是人的變化、社區人的改變,從自掃門前雪,莫管別人瓦上霜,以後,從抗爭的 過程,包括整個香草的種植,包括整個弱勢族群的照顧,產業的發產的過程,我發現人改變了,一般大家都,除了關起門,管自家的事情,但現在很多人都願意走出 他的門,來走進走入社區,來跟社區來共同做一些相關的事情。」

說來,登革熱是危機也是轉機,它讓回鄉的黃森楠,看到了「母親之河」,恢復生機,還讓社區多了好幾座凝聚人心,用社區產業照顧社區居民的香草園。http://news.tvbs.com.tw/entry/538817

回Foxy-軟體下載點2019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