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麻將online

中國寒極眼淚可凝冰(組圖)

回Foxy軟體程式下載目錄│瀏覽:232

中國寒極 眼淚可凝冰

 可可托海一位居民正在外面行走,他的帽子和眼睛周圍都結滿了一層厚厚的霜。

-43度!“中國寒極”眼淚可凝冰(組圖)

 1月20日,素有「中國寒極」之稱的可可托海鎮最低氣溫降至-43.8℃。據當地氣象部門測算,在近日阿勒泰地區持續的強降雪降溫天氣過程中,該鎮的局部降雪、降溫已突破近60年來的歷史極值。
  可可托海鎮總人口6000多人。當地一年中最冷的1月份的平均氣溫為-37℃,而最熱的7月份平均氣溫為25℃。昨日,記者趕到可可托海鎮,親身感受了一次寒極居民的生活。

  冷得空氣都變粘稠
  極冷的時候,竟然會感到空氣變得粘稠,眼前竟出現酷暑時瀝青路面的上升騰起的氣體--在-43.8℃的可可托海鎮這讓我們感到很驚訝。
  可可托海鎮位於富蘊縣西北部,距縣城52公里,進入鎮子路只有一條。越往鎮裡走,迎面而來的小麵包車的車窗上的結霜面積越大。司機不是邊駕車邊用手擦玻璃,就是勾著頭費力地透過車窗上僅存的「一圈之地」看路。
  到達可可托海鎮是已是12時30分。鎮上居民說:「現在太陽正大,還不冷呢。等下午6點過後,你們試試,絕對能把你們凍跑了。」

   當車駛進鎮子,街道兩旁、居民家門前與房頂一樣高的雪堆,房簷上一排排粗大的冰錐隨處可見。這個四面環山的小鎮,就像被埋進了巨大的雪坑。
  雪後,鎮上的道路經過車輛的碾壓有些滑,這可方便了馬拉爬犁。一匹健馬,身後拉著近2米長、1米多寬的木質爬犁,爬犁上鋪著花氈,兩個成年人坐上去,馬拉起來仍不顯得費力。爬犁駛過,陌生人也可以揮手「搭便車」,通常爬犁的主人都會點頭。「天氣太冷,大家都該互相幫助。」當地人說。
  拉爬犁的馬很搶眼--不論灰馬、棕馬、黑馬,都變成了白馬。低溫下,馬的皮毛、眼睫毛、尾巴上結出大面積的白霜。一呼吸,馬口、鼻噴出的白氣足有半米長。馬嘴周圍結了一層薄冰,這讓馬看上去更加寒氣逼人。

 

  路上行人的眼睫毛、額前劉海也同樣結著白霜,帽子、口罩、圍巾、厚手套、棉衣褲和棉鞋,街上每個人都「全副武裝」。我們來到文化西路社區時,社區主任杜學榮正站在街邊等候,極冷的天氣讓記者很過意不去,但她透過厚厚的口罩說:「我不冷。我穿了兩件羽絨服。」
  當天,小鎮上不少店舖都沒開門。杜學榮說,天太冷,這種情況很常見。因為大家都會盡量減少戶外活動,即使營業也很少會有人光顧。但超市、菜店、日雜店基本都在正常營業。從阜康到可可托海鎮開菜店的張老闆說:「再冷,人也要吃飯吧。有人上門,我們就營業。冷,就穿厚點唄。我就穿了兩條棉褲。
」   


  可可托海街道上行駛著一輛小麵包車,司機在開車的同時坐在副駕駛坐的乘客海要不停的幫他用卡片刮著前擋風玻璃上的霜。
  黃瓜每公斤5.5元、豆角每公斤10元、土豆每公斤1.5元……雖然在極冷的天氣下營業,菜還不至於貴得離譜。張老闆說,鎮上有好幾家菜店,大家都在競爭,只要路通,菜價基本不會漲。「不然,就6000人的鎮子,以後誰還買你的東西?」
  街頭,記者在一個市場見到一名小孩,孩子年約3歲,穿著厚厚的衣服,幾乎成了小「圓球」。
  可可托海鎮副鎮長馬利達說,10天前,鎮上的中、小學放寒假了。這樣的極端天氣,孩子們沒事都不出門了。
  到了18時,記者果真像當地人說的「被凍跑了」。即便穿得很厚,但在路上站了不到兩分鐘,大家就會感到渾身被凍透了。一絲風吹來,臉上生疼,而且千萬不能把腦門露出來。

 

  眼淚一流直接凍臉上
  58歲的哈力汗家住在可可托海鎮文化西路社區,是土生土長的可可托海鎮人。說起今年的大雪,哈力汗指著自家屋後和房頂一樣高的雪堆說:「我40多年沒見過這麼大雪了。上次下這樣的大雪是1966年或者1967年,但也沒這次大。」
  哈力汗說,可可托海鎮每年冬天都很冷,大家都習慣了。家裡的冰箱一年用不了幾個月,東西放在不生火的房子裡比放冰箱裡凍得還硬;被子最少都是用3公斤棉花做的,有些被子裡還加了駝絨。家裡的木門上多少年來都訂著一層羊毛氈子防風。

  有多冷呢?哈力汗說,大家在街上碰面,我說的話,你聽不見,因為話一說出口就被凍住了。你回家,把我說的話化開,就聽到了。
  哈力汗說,在鎮子周邊的村裡,牧民還保持著一二十年前穿羊皮大衣、羊皮褲子(羊毛在內、皮在外)、長氈筒靴子、戴狐狸皮帽子的習慣。那時,儘管穿得很厚,但每年凍傷的人都不少,有的人耳朵被凍,自己不知道一揪,耳朵就掉下來了。「遇到凍傷,千萬不能拽啊、揪啊。」哈力汗說,「就用雪使勁搓就能緩過來。」

  哈力汗說,鎮上的人歷來有吃肉、喝酒御寒的習慣。只要條件允許,一到冬天,家家戶戶都會像儲備白菜、土豆一樣儲備羊肉。「你們城裡人,一次買半公斤羊肉,我們覺得挺可笑。」哈力汗的一位鄰居說。
  「我們習慣了一隻羊、兩隻羊地買回家。對這裡的年輕人來說,七八個人一頓飯吃掉一隻十幾公斤的羊羔子很正常。」今年冬天,哈力汗夫妻儲備了兩隻羊和20公斤牛肉。

  「反正我們這冷的,就是把你凍哭了,眼淚都掉不下去,在臉上就結冰了。」哈力汗說,「但是我們早就適應了。上個月我去了趟烏魯木齊,還不到-20℃吧,把我熱得啊,還真不習慣呢。哈哈……」
  據可可托海鎮鎮辦公室說,截至目前,可可托海鎮有5戶居民受災,損壞房屋1間,受損棚圈棚1座,凍傷牲畜15頭(只),預計損失1萬餘元。
  採訪結束時,可可托海鎮鎮長馬利達說:「我請大家吃冰淇淋吧。」
  記者一聽都快暈了。馬利達說:「是啊。我們這不少人冬天都吃冰淇淋。覺得外面冷就在房子裡吃唄。冷其實沒什麼,時間長了就適應了。」


  一匹馬的眼睛周圍結了一層厚厚的霜,據當地氣象台預報,當地最低溫度達到了-42度。


  新疆富蘊縣:全力抗擊冰雪嚴寒 1月20日,飢餓的羊群在積雪中難以覓食。自1月初以來,新疆北部遭受罕見大雪。天氣轉晴後,富蘊縣又遭遇了多年來少見的嚴寒冰凍天氣。為應對極端氣候帶來的危害,當地政府啟動救災抗災緊急措施,投入資金近1800餘萬元,全力抵禦大雪嚴寒造成的災害。


1月19日,新疆富蘊縣派出的車輛正在將一些瘦弱牲畜運往牧民定居點。


1月20日,新疆富蘊縣吐爾洪鄉的一戶哈薩克族牧民在製作傳統食品。




自1月初以來,新疆北部遭受罕見大雪。天氣轉晴後,富蘊縣又遭遇了多年來少見的嚴寒冰凍天氣。為應對極端氣候帶來的危害,當地政府啟動救災抗災緊急措施,投入資金近1800餘萬元,全力抵禦大雪嚴寒造成的災害。

引用自: -43度!“中國寒極”眼淚可凝冰(組圖)


回Foxy軟體程式下載目錄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