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麻將online

曹操72疑塚(圖)

回Foxy軟體程式下載目錄│瀏覽:207


曹操高陵出土刻銘“魏武王”石牌

曹操72疑塚

“發現曹操墓”的消息日前經媒體發布后,引發各界高度關注。一些學者表示目前証據還難以支持“新說”,亦有專家為此次發現歡呼雀躍,稱該墓地必屬曹操無疑。香港媒體29日刊發的一篇文章指出,曹操墓地被確認是中華文化的一大盛事,事實上,關於他“72疑塚”的說法早已被擊破。

  “曹操陵墓在安陽”的消息公布后,一些學者表示這種說法還缺乏有力証據。專門從事魏晉南北朝文學研究的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副院長袁濟喜表示,有關方面公布的“曹操墓在安陽”証據並非第一手材料,都不是很有力的証明。在還沒有直接証據的情況下公布相關消息,有悖學術研究的嚴肅精神。

  另據媒體報道,對於“曹操墓”千古之謎得解,廈門大學教授易中天、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方北辰、上海博物館考古部主任宋建等知名三國文化學者和考古專家持冷靜態度,稱在沒有更有說服力的出土文物前提下,這一“新說”還有待進一步証明。

  香港文匯報29日刊出的一篇署名“張敬偉”的文章則指出,從墓志形式、出土文物、墓中骨骼看,已經形成了相對嚴密的邏輯鏈,此次發現的曹操高陵無疑。

  作者認為,高陵被發掘確認,破解了中國歷史上的一個千古之謎。而這一發現,又讓人大跌眼鏡。歷史傳說的荒誕和正史記載的嚴謹形成了鮮明對比。千多年來,民間關於曹操墓的傳說,一直是七十二疑塚。墓穴所在,有的說是在許都(許昌)城外,有的說是在銅雀台附件的靈芝村(見《彰德府志》),有的說是在漳河底(參考古詩“銅雀宮觀委灰塵,魏之園陵漳水濱。”),也有說是在曹操故裡譙縣的“曹家孤堆”(譙陵)。

  文章指出,根據正史記載,曹操陵墓的位置並不那麼迷霧團團。一是在曹操在建安二十三年,即他去世前2年的218年,在其頒布的《終令》中說“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死前又有《遺令》:“吾死之后,葬於鄴之西崗,與西門豹祠相近,無藏金玉珠寶。”兩令見於正史,說明兩大史實:一是表明曹操的薄葬之志﹔二是明確他歸葬的地點為“鄴之西崗”,比鄰“西門豹祠”。憑此兩點,不僅說明曹操對於自己的墓葬毫無掩飾,甚至是光明正大地告訴后人他墓葬的地點。這恰恰說明曹操性格中一貫的豪邁和慷慨。更要者,由於他追求薄葬,“無藏金玉珠寶”,似乎也不怕別人知道自己的墓葬所在,更不怕盜墓賊光顧。

  在作者看來,歷史跟曹操開了太大的玩笑。他迥異於其它地王的光明正大卻被后世文人誤解誤讀,甚至丑化。酸腐文人或基於封建正統思想,給其制造了七十二“疑塚”說,從《三國演義》到戲劇舞台,曹操成為多疑、奸詐的歷史人物。諷刺的是,后世考古學家,似乎也為戲曲和演義中的歷史所蒙蔽,採信了曹操墓“疑塚”的說法。否則,為何不對正史中所記載的曹操墓按圖索驥地進行考古?

  事實上,早在1988年,《人民日報》一篇《“曹操72疑塚”之謎揭開》的文章已經証明了所謂“疑塚”的不靠譜—“聞名中外的河北省磁縣古墓群最近被國務院列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過去在民間傳說中被認為是‘曹操72疑塚’的這片古墓,現已查明實際上是北朝的大型古墓群,確切數字也不是72,而是134。”

  從1988年到現在的21年間,曹操“疑塚”之說依然流行。尤其央視“百家講壇”導致的“三國熱”中,曹操“疑塚”說更被更多的普通民眾所採信。事實上,正史中提到的“西門豹祠”就在安陽縣安豐鄉。如果說考古學家們採信正史說法,及早發掘,曹操墓也不會被盜掘得那麼嚴重,曹操“疑塚”之謎也就早就大白於天下了。

  而且,就在曹操高陵被確認之時,依然有學者懷疑。譬如著有《盜墓史記》、《中國人盜墓史》的學者倪方六就認為,考古講求的是“白紙黑字”,稱沒有在墓中發現墓志銘是“考古硬傷”。此外,他還強調,從曹操墓穴的規格上來看,曹操所提倡的薄葬並沒有被嚴格執行。

  對於上述說法,張敬偉文章指出,該墓出土的文物數據足以証實確為高陵的所有邏輯要素,算得上是“白紙黑字”。再者,雖然墓葬文物大多已被盜掘,但從出土的石圭和石碑等文物看,墓中文物是相當地儉朴,應該算得上是薄葬無疑。至於陵墓形制規格,那是曹丕的杰作,與乃父無關。是否厚葬,主要看陪葬品,這應該是很簡單的常識。

  文章最后,作者慨嘆,曹操高陵得以確認,千古之謎得以化解,是中華文化的一大盛事,也給歷史和曹操一個“完美”的交待。不過,這也讓中國學界和民間自我反思:歷史的真實也許一點都不復雜,復雜的是后人以訛傳訛的解讀和歪曲。

引用自:http://culture.people.com.cn/BIG5/22219/10668453.html

72疑塚說法 千古之謎真相大白

復旦大學古籍所教授:曹操“72疑塚”是傳說

復旦大學古籍所教授、博士生導師 吳金華

  問:河南安陽一座漢魏大墓被確認為曹操陵墓一事,近來引發持續關注和熱議。有人提出,曹操留有“72疑塚”,此次考古發現真假尚難定論。但也有專家表示,所謂“疑塚”是以訛傳訛的民間傳說,意在渲染曹操多疑、奸詐的臉譜化形象。請問,“72疑塚”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蘇徐州 凌北生

  答:所謂曹操“72疑塚”,只不過是從南宋時代興盛起來的民間傳說。衆所周知,凡是 “傳說”,大致可分兩類:一類是完全屬實或基本接近事實,盡管事實隱而不顯,但總可以由表及裏地找到某些實證;另一類則屬虛構,不過盡管此類無稽之談在歷史學、文獻學等方面得不到支持,但傳說的種種內容也蘊涵著特定的時代精神和文化特徵。

  應該說,曹操“72疑塚”屬於後一類。下面,試從以下幾個方面略陳己見。

  一,早期史志顯示,從魏晉到唐代,曹操墓所在地非常明確。這表明,“72疑塚”之說在唐朝以前確實還沒有出現。

  經歷了1700余年風霜雨雪的曹操陵墓,從建安二十三年六月下令營建起,就不是什麼秘密了。據西晉陳壽《三國志·魏志》卷一《武帝紀》、卷九《夏侯尚傳》、卷十五《賈逵傳》以及《晉書·宣帝紀》所記載,曹操死於洛陽,年六十六,時為建安二十五年正月二十三日(庚子),即公元220年3月15日,謚號“魏武王”;遺體由夏侯尚、賈逵、司馬懿等護送到魏王的國都鄴城,事先營建的墓地在鄴地西陵,下葬的時間是二月二十一日(丁卯),即公曆4月11日,魏國把這座陵墓稱為“高陵”。

  值得一提的是,高陵雖然按照曹操的遺囑“不封不樹”,但並不是一開始就沒有任何可尋可辨的外部標記。據《三國志》、《宋書》、《述異記》等記載,高陵在曹魏時代原有一系列非常顯著的地上標誌物,如祭殿、藏璽室、陵屋、銅駝、石犬等。後來,上述標誌歷經歲月侵蝕雖逐漸堙沒,但從南北朝到唐代,世人對曹操墓的確切地點仍然沒有發生懷疑。

  最明顯的例證有以下3件:一是河南安陽安豐鄉西高穴村近年出土的後趙建武十一年 (公元345年)魯潛墓誌上,間接說明了曹操墓的具體位置;二是唐太宗於貞觀十九年(公元645年)征高麗時路過鄴城曹操墓,曾作《祭魏太祖文》;三是唐代學者李吉甫在《元和郡縣誌》卷二十“鄴縣”條下寫道:“西門豹祠在縣西十五裡,魏武帝西陵在縣西三十裡。”

  由此可見,從三國到唐代,“曹操墓”的地理位置相當清楚。因而,“72疑塚”說在這一相當長的時期沒有産生的條件。

  二,“疑塚”之說,濫觴於北宋,興盛於南宋。

  隨着朝代的頻繁更迭和古墓標誌物的完全消失,對於北宋人來說,鄴西沿漳群墓中哪一座是曹操陵墓已無從指認。王安石《將次相州》詩雲:“青山如浪入漳州,銅雀台西八九丘。螻蟻往還空壟畝,騏麟埋沒幾春秋。功名蓋世知誰是,氣力回天到此休。何必地中余故物,魏公諸子分衣裘。”其中,八九丘、空壟畝、知誰是等語句,就是對曹操墓難以確認的描述和評議。此後,南宋初期的李壁為“八九丘”作注:“余使燕,過相州,道邊高塚纍纍,雲是曹操疑塚也。”如果說,王安石對“八九丘”的疑問只是“疑塚”說的濫觴現象之一,那麼李壁注中“曹操疑塚”的說法,至遲到南宋初期已廣為流傳。

  “疑塚”說之所以興盛於南宋,與當時的政治氣候有關。曹操作為著名的歷史人物,所受到的評價歷來隨着社會思潮的變化而波動。曹魏時代,繆襲《魏鼓吹曲》對曹操的頌辭是:“越五帝,邈三王。興禮樂,定紀綱。普日月,齊暉光。”西晉時評價就降一格了,陳壽在《三國志》中拿曹操跟劉備對比,盛贊劉備“弘毅寬厚”“有高祖之風、英雄之器”,是一位在處理後事方面有“至公”之德的君主;而曹操則屬於“明略最優”的“非常之人、超世之傑”,是一位“矯情任算”“鞭撻宇內”的雄豪。而隨着正統論的興起,到了東晉,曹操被貶斥為篡權的逆賊,他奸狠的一面在後來問世的《世說新語》假譎篇、忿狷篇中均有生動的描述。

  南宋政權偏於東南一隅,跟東晉形勢相似。於是,佔領北方大片土地的敵人,被類比成三國時代的曹魏。這樣一來,曹操“假譎”的特點更是有理由被無限放大,“72疑塚”的傳說也就應運而生了。范成大《七十二塚》詩雲:“一棺何用塚如林,誰復如公負此心。聞說北人為封土,世間隨事有知音。”自注曰:“七十二塚在講武城外,曹操疑塚也。森然彌望,北人比常增封之。”劉辰翁《金縷曲》又雲:“寂寞西陵歌又舞,疑塚嵯峨新土。”自注曰,金人為曹操疑塚增土。

  此類詩詞通過誇大“疑塚”說和對曹操的貶斥,抒發了對北方“寇賊”的激憤之情。由此不難看出,盡管“72疑塚”沒有事實根據,但既已打上特定的時代烙印,亦不失為思想史、文化史上有一定價值的研究資料。

   三,所謂“疑塚七十二”,元明時代已被載入史志,清初又被補進著名的歷史小說《三國演義》中,其影響之大,超過南宋。

  元人楊渙《山陵雜記》雲:“曹操沒,恐人發其塚,乃設疑塚七十二,在漳河之上。”明人李賢等撰《明一統志》卷二十八“彰德府”下“曹操疑塚”條雲:“在講武城外,凡七十二處,森然彌望。高者如小山布列,直至磁州而止。”顯而易見,“七十二疑塚”說一旦進入史志性着作,在常人看來就難免成了定論。

  早期的《三國演義》,如明嘉靖壬午刊刻的《三國志通俗演義》等,在講述曹操臨終前的遺囑時,都沒有“疑塚”方面的內容。而清初毛綸、毛宗崗整理的《三國演義》中卻多出了這樣一段文字:“(曹操)又遺命:於彰德府講武城外設立疑塚七十二,勿令後人知吾葬處,恐為人所發掘故也。”這部流傳極廣的毛氏批改本,使300多年來的讀者對“疑塚”說有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四,由“疑塚”說衍生出來的“真塚出現”說,也屬於無可考據的民間傳說。

  在憎惡曹操的人眼裏,“疑塚”是為掩護 “真塚”而設立的,然無論如何,其真塚必有敗露的一天。這不,原來真塚在漳河底下!褚人獲在 《堅瓠續集·漳河曹操墓》中信誓旦旦地說,明末清初“漳河水涸,有捕魚者見河中有大石板”,“初啓門……有石床,床上卧一人,冠服儼如王者。中立一碑。漁人中有識字者,就之,則曹操也。衆人因跪而斬之,磔裂其屍。”

  無獨有偶,大約在漳河底的“曹操遺體”被剁碎的同時,藏在河南許昌城外河崖中的 “曹操屍骨”也被砸散了。蒲松齡《聊齋誌異·曹操塚》說:“許城外有河水洶湧……竭其水,見崖下有深洞”,“中有小碑,字皆漢篆。細視之,則曹孟德墓也。破棺散骨,所殉金寶,盡取之。”

  同樣有趣的是,後來傳說河北磁縣也出現了曹操真塚。近人鄧之誠 《骨董瑣記全編·曹操塚》雲:“壬戌正月三日,鄉民崔老榮於彭城鎮西十五裡叢葬地開井為塋,地圮為黑穴,繼得石室……中置石棺,前有刻石志文,所敘乃魏武帝操也。”

  上述傳說,“真塚”地點雖然不同,但所有的故事都有相同的一點,那就是無從核實。

   五,載入史志及《三國演義》中的曹操“72疑塚”,已為最近20多年來的考古成果所否定。

  1988年3月8日《人民日報》報道說,過去在民間傳說中被認為是曹操“72疑塚”的古墓,現已查明實際上是北朝的大型古墓群,確切數字也不是72而是134。近來,“曹操高陵”在河南安陽安豐鄉西高穴村得到考古隊的確認,倘若有科學依據,那麼“七十二疑塚”及其衍生的種種傳說便更可得到進一步澄清。

  附帶說一下,竊以為“高陵”的命名,似乎與“高穴村”這個地名不無關係。與此類似的現象是,曹丕的陵墓之所以稱為“首陽陵”,是因為墓地在“首陽山”;孫權的陵墓叫“蔣陵”,也因為墓在“蔣山”而得名。加之從“高穴村”大墓中出土的“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石牌等實物來看,此次河南省考古隊有關“高陵”的論證頗為可信。

資料來源:復旦大學古籍所教授:曹操“72疑塚”是傳說


回Foxy軟體程式下載目錄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