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麻將online

黃秋燕李連杰第一任妻子

回Foxy軟體程式下載目錄│瀏覽:218

李連杰和黃秋燕曾經幸福的一家

 師妹情:揭秘李連杰第一任妻子黃秋燕

《少林小子》一片,在80年代初也是轟動影壇,其中,與李連杰惡鬥一番的女主角是他青梅竹馬的師妹。師妹見師兄年少英雄,情竇初開,一片癡情埋胸中,含情脈脈看連傑。終有一天,李連杰明白了她的心,兩人喜結連理,初戀開花結果。



事業走入低谷的李連杰一度很沮喪,還好,這時他的第一個女友黃秋燕來到了他的身邊,她以女性的溫柔與武者的剛強陪伴著李連杰度過了難捱的日子。

 

黃秋燕生於1961年,比李連杰大兩歲,出身於軍人藝術家庭,她的父親名叫黃伯壽,母親名叫陳良環,他們是中國第一代芭蕾舞演員。

黃 秋燕性格活潑開朗,待人熱情,喜歡歌舞,小時候很多親戚朋友都說黃秋燕是一塊很好的舞蹈材料,父母本來也希望她能學習舞蹈,繼承他們的事業,但十年文革的一場浩劫,作為知識份子的黃伯壽和陳良環都受到了衝擊。為了不讓女兒以後有甚麼人生波折,黃伯壽夫婦同意把正在上小學的黃秋燕送到甚剎海體育運動學校學習 武術。

從那時起,黃秋燕就與李連杰分到了一個武術班,後來,他們又一起成為了專業武術運動員,學習、煉功以及生活都在學校裡度過,兩人朝夕相處、耳鬢廝磨,常在一起切磋武藝,嬉戲遊玩,可以說黃秋燕與李連杰是「青梅竹馬」一起成長起來的。

黃秋燕雖然沒有獲得過全國武術冠軍,但她獲得過北京市的女子蛇拳和劍術冠軍,她的身體柔韌性很好,韻律感很強,帶有一定的表演性質,表情豐富,但作為一個武術運動員來說,力度和勁道不足。

李連杰與黃秋燕兩人在學校裡的時候,隨著年齡的成長,兩人關係有點含混不清,既不像談戀愛又不像是兄妹。這種情形直到李連杰被請去拍《少林寺》,才發生質變,黃秋燕的對李連杰的愛意浮出水面,並且越來越強烈。

李連杰被請去拍《少林寺》後,黃秋燕每天在煉功房獨自煉功的時候,總是走神,腦子裡老是想起李連杰的身影,她漸漸意識到自己愛上了李連杰。

據黃秋燕的父親黃伯壽回憶,說:那時,秋燕回家談到李連杰的次數也多了起來,經常稱讚李連杰,但那時我並不知道他們是否談上了戀愛,只察覺到了她對李連杰有很強的好感。

李連杰拍《少林寺》的時候,黃秋燕在體校已有了工資,但她每個月有時還找我們要錢,她經常買東西去李連杰家看望他的母親,但黃秋燕並沒有向父母提起她和李連杰的戀愛關係。

李 連傑拍完《少林寺》之後,訓練時腿給摔壞了,醫生說李連杰有落下終身殘廢的危險,黃秋燕急死了,幾乎天天往醫院跑,看望照顧李連杰,到這個時候,黃秋燕才 告訴父母她和李連杰談上了戀愛。那時,黃秋燕對李連杰一往情深,在生活上非常照顧李連杰,有時候家裏買了好吃的,黃秋燕都會拿上一些去送到李連杰那兒。

在女朋友的關心之下,李連杰恢復得很快,對於黃秋燕的照顧,李連杰心存感激,兩人的關係開始明朗了一些。

不久,《少林寺》熱播,票房一路飆升,導演張鑫炎見全國上下掀起了一股武俠熱,決定再拍一部武俠電影,這就是後來廣為人知的《少林小子》。

《少林小子》原叫《龍鳳村》,講了一個傳奇故事:從前,漓江兩岸居住著姓龍和姓鳳的兩戶人家。鳳村鮑家有八個女兒,龍家則有八個小子。兩家都是武林世家,因門戶之見老死不相來往。兩家的孩子也因為世仇的影響經常打鬧,但是,在打鬧中龍家大小子與鳳家大閨女暗生情愫。

漓江雷鳴山上盤踞著一夥匪盜,匪首禿頭鷹為了獨霸山林,使計挑撥龍、鳳兩家關係還圖謀鳳家的女兒。正當鮑生風一家危難之際,龍家舉家來援。兩家合力戰勝了匪盜,從此言歸於好。

張鑫炎導演確定好投拍計劃後,再次來到了北京,先找到了吳彬,對吳彬說:「《龍鳳村》決定使用《少林寺》的原班人馬,由於《少林寺》取得了成功,香港和許多國家已經在密切關注著這部片子拍攝的一切情況,所以,這部片子只能成功,不能失敗,老朋友啊,我的壓力很大。」

吳彬笑著說:「你有甚麼壓力?《少林寺》都成功了,《少林小子》怎麼會不成功呢?」

張鑫炎說:「這部片子與《少林寺》不一樣,是一部武俠喜劇片,演員不但會打鬥,還要會表演,其次,這部片子需要一個女主角,這個主角既要會演戲,又要會武打,這樣的女演員可難找呀,你可得幫我一把,找一個這樣的人出來。」

吳彬一聽,說:「我帶你到武術隊裡去看看,看你能不能相中一個。」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來到武術隊的訓練廳裡。北京武術隊明亮的訓練廳裡,男女武術健兒自由地練習武術。張導演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掃視著女運動員,許久,他將目光停在一位身材勻稱、面容俊俏、動作利落的女隊員身上,她正把一柄長劍舞得星光點點,招招乾淨利落。

張導演對陪同觀看的武術隊教練吳彬說:「那人是叫甚麼名字?」

吳彬:「她是李連杰的師妹,叫黃秋燕,也是我教的,是隊裡的優秀運動員,擅長蛇拳和劍術。」

張導演又看了一下,覺得他不錯,心底裡敲定黃秋燕為女主角,但他並沒有聲張。從體校出來後,張鑫炎又來到李連杰的家裏,從包裡拿出劇本,對李連杰說:「你現在一邊安心養自己的病,一邊看劇本,好了之後,我派人來接你去拍《龍鳳村》。」李連杰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張 鑫炎又說:「你在《少林寺》中,比較成功地塑造了一個身懷絕技,除暴安良的小和尚形象,但是一個好的功夫片演員,不僅功夫要好,還要有嫻熟的演技,才能塑 造出各種不同類型的人物形象。拍《少林寺》的時候,你可以沒有甚麼演技,憑本色表演就可以了,但是這一部片子不同,《龍鳳村》是一部武俠喜劇片,你的表演 成分大大地增加了,希望你把劇本看熟,多想想怎麼樣去塑造這個人物形象。」

張鑫炎導演說完後,又拿出一本《電影演員表演基礎》給他看。

張鑫炎的話,給了李連杰較大的啟發,拍完《少林小子》的時候,他對記者談到了自己在電影藝術上的追求:

我拍第一部片子時思想上沒有負擔,但現在要拍第二部就增加了壓力。因為大家對我要求高了。我將要拍的片子中的人物,性格和內心世界都比較複雜,不像《少林寺》中的小和尚那樣單純了。我應該爭取把自己的戲路子搞得寬一點,多創造出幾個不同性格的形象來。

正當張鑫炎與李連杰談興正濃的時候,黃秋燕來了,她的出現讓張鑫炎很吃驚,她為甚麼來這裡來了,李連杰向他介紹說:「張導,她是我女朋友,叫黃秋燕,我們從小就在一個武術隊。」

李連杰的介紹讓黃秋燕羞得滿臉通紅,卻讓張鑫炎大喜過望,張鑫炎想,影片中要的就是情侶呀,真是天意,天意。他禁不住連聲說:「好,好,好!」

聽到張鑫炎說好,李連杰靈機一動,說:「你看他能不能演《龍鳳村》裡的女主角。」

張鑫炎馬上說:「可以呀,明天就來試鏡。」

黃秋燕聽了很高興,第二天,就去試鏡,試鏡的效果很好,女主角的事就這樣定下來了。

1983年夏天,黃秋燕與李連杰隨劇組南下。列車鏗鏘有力地沿著我國當時最長的鐵路線——京廣線疾駛著,樹林和山野從車窗掠過,時值初夏,原野上大塊大塊的綠色,大地生機勃勃,樹木散發出芬芳馥郁的氣息。黃秋燕看著窗外的景色,依偎著李連杰,甜密的感覺陣陣湧上心頭。

很快,他們來到了外景地廣西漓江,投入了緊張的拍攝工作中,那是黃秋燕最為幸福的一段日子,不僅有青山綠水相伴,還有自己所愛的人相伴。每天她都笑顏逐開,今天我們看《少林小子》,仍然可以感覺到黃秋燕的幸福感,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情。

1984年,電影《少林小子》,這部影片同樣引起了很大的轟動。黃秋燕也一舉成名,成為家喻戶曉的影視明星。

《少林小子》拍完之後,兩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了,心底裡面都好像有那麼一點東西在裡面,兩人都萌發了愛意,隨後,這種愛意不斷地擴大,逐漸佔據了兩人的心房。此時,輿論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少林小子》影片公映之後,人們也對這「小兩口子」很感興趣,開始把他們配對,只要他倆往人前一站,人們便笑稱他們有夫妻相,兩人此時也是20多歲的人了,情 竇已開。這一說反而使他們尷尬。兩人走在路上也覺得彆扭,非得拉開一段距離不可。雖然李連杰在舞刀弄槍方面很厲害,在感情方面卻是個很害羞的人,不但不敢 碰黃秋燕一下,連情話也沒有說過幾句。

隨著李連杰的名氣越大,大家對他的感情生活也越感興趣,常常打聽他與黃秋燕的事。雖然當時沒有甚麼炒作,但每當有人問起這樣的事,李連杰就不知如何應付,整個地「呆瓜」一個,傻傻地站在那兒,任臉紅到脖子根兒。

黃秋燕對這些感情上的事,也不敢多提,生怕一提就破壞了,她心裏是很喜歡李連杰的,她把這份情深深地埋在心底。她之所以喜歡李連杰:一是覺得他脾氣好,二是他年少英雄。哪個少女不崇拜英雄呢?何況李連杰又一直是許多少女夢寐以求的偶像。

李 連傑拍電影後,他俊秀的外表、瀟灑的身手傾倒了眾多女孩,求愛信如雪花般飄來,統統都是向李連杰傳送情意的。對此,黃秋燕既高興又很擔心。能與李連杰共同 生活成了黃秋燕的期望,但與所有傳統型的女孩一樣,黃秋燕雖有一片癡心、卻羞於表白,見了李連杰之後也只是默默無語,只是與李連杰兩眼相對的時候,眼裡才 迸發出含情脈脈的光芒,等待李連杰的追求,等待那份姻緣的到來。

《少林小子》之後,黃秋燕想,自己是不是要向李連杰暗示一下,把這層紙捅破才好,那用甚麼東西捅破這層紙呢?這頗費了黃秋燕的一番心思,最後,她想出了織毛衣的辦法。

打 定主意之後,黃秋燕花了一個冬季的時間為李連杰織了一件毛衣,毛衣織得細密而結實,黃秋燕將一片柔情都織進去了。在80年代的中國,女孩子為男孩織東西是 最常見的示愛行為,作為愛的信物而傳遞。當黃秋燕送毛衣給李連杰時,李連杰打開門,接過毛衣之後,說了一聲謝謝就甚麼也不會說了,完全沒有了影片與賽場上 的那股靈活勁,臉紅耳赤,一聲不吭。黃秋燕見他這個呆樣,又喜又氣,惱怒地退出房間。

這次見面,黃秋燕自始至終連開水都沒喝上一口。

李連杰捧著毛衣,心裏掀起了感情的巨浪,他被黃秋燕的一片癡情深深地感動了,黃秋燕既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才愛自己,她對自己的感情完全是出於內心。考慮到了這一些,李連杰試著接受了這份感情。

這張紙一旦捅破,不亞於在感情的大堤上捅了一個口子,愛情的洪水氾濫起來,把兩個人都淹沒了。他們兩人成天廝守在一起,聽晨鐘暮鼓,看日出日落。

1986年,由於《少林寺》、《少林小子》都取得了成功,香港的製片商見此情形,決心再接再厲,再拍一部少林題材的影片。這就是後來的失敗之作——《南北少林》。

《南 北少林》的劇情主要講述了北少林武僧智明(李連杰飾)、南少林俗家弟子司馬燕(黃秋燕飾)不約而同在赫索王爺壽誕之日前來行刺,一報父仇。不料被圍,在同 伴趙威的幫助下得以出逃。智明發現司馬燕腳上有和自己一樣的銀鐲子,始知她是自己的未婚妻,然因已皈佛門,未能相認。後來司馬燕為赫索所擒,智明、趙威在 南北少林眾高手的幫助下,終於殺死赫索,救出司馬燕。最後智明把銀鐲交與趙威,獨自離去。這部影片中穿插了一段愛情故事,該片最有新意的一處亮色。

《南 北少林》的主要演員仍是前兩部影片的原班人馬,導演是劉家良,他以拍攝《少林三十六房》而出名。這部影片的製作,從各方面來說都比前兩部要強。但事與願 違,影片公映後,在香港反映平平,究其原因,此時少林功夫片的熱潮已經過去,即使當時的大陸也風光不在了。另外,這部影片也有硬傷,故事主題平平淡淡,一 味講求打鬥,場面混亂,沒有藝術性。

《南北少林》的失利警醒了李連杰,自己少林小子的形象不再是討觀眾喜歡了,自己必須得尋找自己新的位置,新的銀幕形象,那麼新的銀幕形象是甚麼呢?李連杰陷於苦苦的思索之中。

在思索自己銀幕位置的同時,李連杰也在思索如何處理與黃秋燕的關係,結婚還是不結婚,是今年結婚還是明年結婚,1987年的春天,這兩個問題把擺在李連杰面前,他想有一個結果。

同年6月,李連杰突然對黃秋燕說:「我們相識也那麼久了,是不是該結婚了?」

初聽此語,黃秋燕有點驚愕,繼而感動得兩眼直流淚水,多年的期盼終於有了一個結果。在這之前,她多次向李連杰求婚,李連杰遲遲沒有答覆。這一次,她沒有想到李連杰主動提出來,她上前抱著李連杰,動情地說:「咱們甚麼時候去登記呢?」

「就這個月吧。」

「那怎麼來得及準備呢,父母都不知道呀。」黃秋燕疑惑地說。

「你知道,我現在錢也不多,拍片掙的錢都補貼給了家裏。我們先登記吧,以後再辦婚宴。」

考慮到愛人的難處,大度的黃秋燕同意了。

黃秋燕和李連杰在沒有通知雙方父母的情況下,就草草登記結婚了。登記以後黃秋燕才告訴父母,她與李連杰結婚了,沒有擺婚宴、辦儀式,也沒有告訴任何親朋好友。

父母對他們的行為有點不理解,但又沒有辦法。既然女兒找到了自己所愛的人,雖然簡單,也是一件大好事。黃秋燕的母親陳良環對女兒說:「秋燕,你比李連杰大二歲,結婚以後生活上可能會受一些委屈,夫妻關係也比較難處理。你要多照顧他,我就著他。」

黃秋燕對父母說她們夫妻關係比較難處理不以為然,說:「我和連傑從小一起煉功學習,彼此很瞭解,只要我們感情深,年齡上的差距不會成為生活的障礙。」

婚後,李連杰與黃秋燕住在北京德勝門內大街的老房子裡,那是一個裡外間,黃秋燕和李連杰住裡屋,李連杰的母親住外屋,兩間屋子的面積還不到20平米。

新婚的日子寧靜而幸福,黃秋燕初為人婦,對自己能嫁給李連杰很是高興。她對朋友說:「我們兩人20年來一起煉功,感情自然地發展,生活平淡單調,很實在,沒有那麼浪漫,只要跟他一起我就覺得開心,因為他的脾氣,性格都蠻好。」

婚後不久,李連杰為了求得事業的發展,夫妻倆移居美國,起初李連杰活動少,總待在家裏,兩口子倒也過得和和美美。

結 婚後不久,黃秋燕和李連杰就到外地拍戲,李連杰也沒有到家裏探望岳父岳母,李連杰的母親和大姐代表他來黃伯壽的家裏認親。黃伯壽夫婦認為女兒既然跟李連杰 結了婚,親家之間應該走動一下,就主動到李連杰家裏去看望,當時李連杰的母親做了幾個菜,吃了頓便飯,而李連杰和黃秋燕都沒有在。

李連杰後來回北京以後,到黃秋燕家來了一次,他提著東西進入了丈人的家裏,也不說話,悶頭坐在那裏,甚至連一句爸爸媽媽都沒有喊過,黃伯壽對此並不在意,他覺得李連杰有點心理障礙,還有點自卑感。

1987年秋,《南北少林》失利之後,朋友鼓勵自己與香港的電影公司合作,拍攝武俠電影,李連杰抱著好奇一試的心情,走上了導演之路,經過一番籌備,李連杰指導的新片開拍了,片名叫《中華英雄》。
李連杰沒有想到,正是這部片子,使他的生命進入到最黑暗的時候。

《中 華英雄》的劇情以中日戰爭(1945年)的時間為背景,講抗戰結束後,小傑是一名身經百戰的戰士,退伍後想去投靠曾經一起出生入死的張排長,但張排長音訊 全無,小傑無奈,只有在街上閒逛,去發現進駐中國的美軍氣焰囂張,目中無人,在街上耀武揚威,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美軍的汽車橫衝直撞,差點撞到一中國傷 兵,眾人截停汽車並焚車洩憤,遭到美軍毒打,小傑氣憤難平,上前打倒幾個美兵,還擊倒了一個美國拳擊手貝利,貝利懷恨在心,設下圈套讓小傑成為陪練拳擊的 拳靶子,而且不能還手,藉機毒打小傑,倔強的小傑永不服輸,決定在拳台上還以顏色,與敵人放手一搏,最終,小傑勝利而歸。

李連杰在這部片子中既當導演,又當主演,各種事務搞得他焦頭爛額,更為重要的是他只拍過三部片子,基礎與經驗十分不夠,不懂得處理場面。片中的許多場面處理得很是混亂。

對 此,李連杰憂心忡忡,健康狀況很差,黃秋燕看著丈夫一天比一天瘦,心裏很著急,放下所有事務照顧李連杰的生活,協助他工作。當時,曾有一些劇組找黃秋燕演 戲,如電影《俠女十三妹》請黃秋燕演主角十三妹,《西遊記》的電視劇也請過她,這些戲後來都轟動一時,但黃秋燕為了李連杰,統統推辭。

一天,李連杰拍片時,腹部突然隱痛不止,李連杰從小就能吃苦,剛開始的時候,為了影片的進展,他忍住疼痛,不吭聲,也從不在人前流露出來,後來到了忍不下去的程度,才到當地的醫院去查看,當地的醫生看不出他有甚麼病症。

李連杰馬上想起趙學群的話來,認為是舊病復發,馬上打電話讓她來診斷,趙學群二話不說,從北京趕來,用傳統的推導手法治他的病,很快就好了。李連杰病好後,趙學群對他說:「你真的不能再運動了,否則,隨時有瘁死的危險。」

面對醫生的警告,李連杰說:「怎麼樣我也要把《中華英雄》拍完,拍完以後我就甚麼都不幹了。」
黃秋燕急了,哭著說:「你怎麼能不聽醫生的話呢?你不要去拍了,好不好?」

李連杰不顧醫生與妻子的勸告,稍微休息了幾天,又投入到緊張的拍攝之中。幾經周折,《中華英雄》終於上映了,但是,由於先天不足,這部耗盡李連杰心血的片子遭到了慘敗,他的嶄新形象也不討觀眾喜愛,人們嫌他的角色太硬太成熟了,沒有了少林和尚的調皮機警。

李 連傑《中華英雄》的失敗,除了有影片自身的原因外,也有外部的原因。張鑫炎開創的新武俠電影經過幾年的發展,已從鼎盛走向了衰落。這時的功夫電影,武打場 面總是拍得虛而飄,追求形式的美感,一個毫無武打功底的演員照樣能打得轟轟烈烈,響聲隆隆。擁有一身武功的李連杰不再為導演所青睞。

此外,80年代後期的時候,第五代導演迅速崛起,文藝片大行其道,武俠片迅速降溫,張藝謀拍出了傑作《紅高梁》、《菊豆》,陳凱歌導演拍出了《霸王別姬》等優秀作品。隨著武俠片的降溫,人們開始漸漸淡忘這顆紅極一時的明星。

失敗之後的李連杰再度面臨何去何從的問題。這時,出國成為一種熱潮,當時的報刊雜誌都在議論出國的問題,各種有關出國的報導也層出不窮。李連杰的一個朋友說:「你現在電影事業進入了低谷,你得改變一下了。」

「去做甚麼呢」李連杰說。

「到美國去授拳為生,自從李小龍在美國掀起功夫熱之後,美國有很多人想學中國功夫。」李連杰想想,這也是一條路。

1988年,李連杰帶著懷有七個月身孕的黃秋燕,以政府研究基金的名義赴美,來到了美國洛杉磯開拓事業,他們在洛杉磯市郊貸款買了一幢房子,李連杰在當地開了一家拳館,以教拳為生,黃秋燕則在家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他愛上別人

黃秋燕和李連杰是在1990年離婚的,陳良環說她和老伴是事後一位朋友去香港看到當地的報紙報導才知道的。當時媒體都猜測李連杰和黃秋燕分手是因為他和香港女明星利智產生了戀情。

陳良環告訴記者:因為要重新辦護照,黃秋燕曾在國內陪伴兩位老人住了幾個月,她跟兩位老人說,李連杰很明確地告訴她自己跟利智相愛了,要跟黃秋燕離婚。離婚之後,黃秋燕的精神受到很大打擊,幸虧有很多朋友關心她、安慰她。現在,在美國,黃秋燕過著最普通的平民生活。

黃伯壽夫婦說黃秋燕是一個癡情女,離婚後她從來沒有說過李連杰一句壞話,有時別人說李連杰不好,黃秋燕還很生氣,盡力地維護李連杰,雖然黃秋燕和李連杰的婚姻是一次失敗的婚姻,但是他們到現在關係還不錯,沒有把愛變成恨,作為長輩他們對此感到很欣慰。

一對小千金

離婚後,黃秋燕處於失業狀態,無力撫養兩個女兒,所以兩個女兒的撫養權歸李連杰,黃秋燕回國把兩個女兒送到李連杰母親的家裏,由李連杰的母親撫養。

現在,兩個女兒在洛杉磯的一所寄宿高中上學,她們的學校離黃秋燕住的舊金山市比較近,母女每逢週末就會團聚在一起。

黃秋燕 李連杰第一任妻子 引用自: 師妹情:揭秘李連杰第一任妻子黃秋燕


回Foxy軟體程式下載目錄

光速城市免費計數器

0所有文章皆由程式自動從網路抓取,所有權皆該屬文章擁有者。